我现在是一所国立大学的大学生,有一位还在读高职餐饮科的女朋友, 因为我们的下课时间不同我们每天能见面的时间并不长。 和她交往了一段时间,也去过她住的地方几次。 我们第一次的做爱,就是在她住的地方,还是女友主动要求的。 我才知道原来她比我更爱做爱,为了能有更多相处(做爱!?)的时间, 最近我下课后她都会叫我先去她住的地方。 她有个很可爱又正的妹妹,有时候我甚至觉得比我女友还正。 论身材的话,还是姊姊略胜一筹,胸部有C罩杯。 妹妹大概是B罩杯吧!只是也许是害羞,我和女友在家的时候, 她总是关起房门躲在房间里。 我能和她对话的机会并不多。 她们老家在南部,两姊妹来北部念书。 父母都住在南部,现在住的地方就是她父母为了她们两姊妹能安心读书, 特地在北部买的一间有楼下管理室的公寓。 他们怎么样都不会想到,却变成她女儿的做爱小屋。 有一天,我下午两点的课停课,这时她应该还在学校上课, 打了几通电话都没有接感觉一个人无所事事的很无聊。 想了一想之后,决定先去她家等她吧!因为常常来的缘故, 楼下的管理阿姨也都认识我了这个时间她家里应该还没有人回来, 我进门后很习惯地就朝她的房间走去!这几天女友月事来, 她通常生理痛都很痛这段期间都没什么兴致。 女友只用手帮我草草解决。 常常回家时,我的老二都还硬的一蹋煳涂,还害我被管理阿姨用奇怪的眼神看。 女友有说应该这两天就可以解禁了,到时会好好补偿我。 要我忍耐一下,她会把所有的精液喝得一滴不剩。 进女友房间前会经过她妹妹的房间,今天很难得的发现她妹妹的房间门没关好。 还飘出了一股粉粉柔柔的香味,难道是所谓少女的清香?好几天都没满足的我, 老二瞬间硬的一蹋煳涂还感觉的到心跳加速。 我还能隐约从门缝中看到一套粉红色的睡衣和一件也是粉红色的内裤放在床上。 想说现在这时间,距离两姊妹放学回来,还有一点时间。 我悄悄的走进她妹妹的房间。 拿起了那件粉红色的内裤,闻了一下。 天阿!应该是昨晚穿过的,我从来没闻过女友穿过的内裤, 不知道上面的香气可以让我心跳快成这样。 再闻了一下那件粉红色的睡衣,我已经觉得天旋地转, 不打手枪不行了。 妹妹她穿这件睡衣的时候应该没有穿胸罩吧?我舔了舔睡衣上, 大约乳头的位置幻想着我舔着比女友稍微小一点的胸部。 幻想着我舔着妹妹的乳头,听着妹妹的娇喘。 幻想着那两粒小乳头,因为兴奋慢慢立起。 我脱下了裤子,将那柔软的内裤包住我的老二, 我用力的打起手枪来。 干净的内裤上,被我老二分泌的润滑液,弄出了一滩水痕。 内裤柔软的触感,我幻想着妹妹娇嫩的小穴, 湿滑温热的包覆我的老二。 我的手越动越快,想像着我的老二在小穴里越插越快, 想像着妹妹舒服而害羞的表情。 这时,竟然听到了有人在用钥匙开大门的声音。 我赶紧把内裤塞到我的裤子口袋里,并慌慌张张的穿裤子。 没想到才刚穿好内裤,正要把裤子拉上来的时候, 妹妹已经打开她的房间门了。 我看到妹妹穿着护专的制服站在房间门口,表情十分惊讶的看着我。 妹妹也看到了我内裤被老二撑起一个高高的帐篷, 还到到我裤子口袋里路出一截的粉红色小内裤。 看也知道我刚刚在做什么,我尴尬的和她对了一眼, 妹妹的脸蛋瞬间羞红了起来。 妹妹羞红着脸, 低着头说: 『没想到你…你…你赶快离开我的房间吧!』我很尴尬的边穿着裤子, 边往门口走去。 正想回头和妹妹说抱歉的时侯。 妹妹说话了『还…还有…请你把我的内裤还给我…』我才想到内裤还在我的口袋里, 正要伸手拿出内裤交还给妹妹的时候。 『啊!』妹妹叫了一声『等等…你不要再碰我的内裤了…我自己拿』就伸手过来要拿内裤, 但我的裤子还没完全穿好她突然伸手,也吓了我一跳。 我一侧身,妹妹没拿到内裤,反而那只伸出来的手就扎扎实实的放到了我内裤隆起的老二上。 我又吓了一跳,但又同时感觉到妹妹的柔软的小手的温度, 隔着内裤传到了我老二上老二老二你也太幸福了吧!妹妹应该也吓了一跳, 但手还没移开。 我刚刚因为惊吓而稍微软掉的老二,又在妹妹手上变得又硬又烫。 『啊!』妹妹又叫了一声,这才迅速的把手收回来。 我已经忍不住了,我紧紧的抱住了妹妹,我可以感觉到妹妹浑身发烫。 妹妹很迅速的把我口袋中的内裤抽了出来,并开始挣扎要脱离我的怀抱。 『你在做甚么啊!』妹妹叫道『快放开我,你完蛋了, 我一定要告诉姊姊你拿我的内裤自…』似乎想到了什么妹妹原本很羞红的脸, 变得更红了。 『快…放开我,我要告诉姊姊,你拿我的内裤做坏事…对…你拿我内裤做坏事…我要告诉…』我没等妹妹把话说完, 我亲上了她的嘴唇封住了她的口。 妹妹难以至信的看着我,用力的挣扎。 紧紧的闭着嘴唇。 我轻轻的碰着她的嘴唇,稍微离开,又印了上去, 来回了几次。 我感觉的到妹妹开始喘息,开始变重,好像还想挣扎, 却又使不上力。 妹妹手上还紧紧的抓着那条粉红内裤。 我知道她姊姊最喜欢我这样的轻吻方式,她说会酥酥麻麻的, 那样的酥麻感总是让她下面湿的一蹋煳涂。 没想到对妹妹也有效,妹妹下面也湿了吗?一想到这个我也开始发热了, 给妹妹一个深深的吻。 妹妹『嗯』了一声,紧闭着的嘴稍稍松开了, 我的舌头长驱直入妹妹的口水甜甜的,嘴巴里面好温暖。 我用舌头轻轻的勾引妹妹的舌头,一只手紧紧抱着妹妹, 另一只手则放到了她的胸部轻轻的搓揉着。 轻轻的感受妹妹胸部的弧度,感受胸部的柔软。 并轻轻的解开了护专白色制服上衣的钮扣。 我开始轻吻妹妹的脸颊、耳朵。 妹妹的表情已经有点茫茫然了,但手里还紧紧的握着她那件粉红内裤。 我趁现在把她抱到她的床上,浑身无力的妹妹『嗯』了一声!我顺着脸颊一路亲下来, 亲到了粉红色胸罩的地方是前扣式的胸罩,和内裤是一套的吧!我轻轻的解开粉红色的胸罩, 看到了妹妹粉红色的乳头我用舌尖轻轻的勾动那粉红色的乳头。 我再用舌尖对乳头画了几个圈,这是我女友最喜欢的动作之一, 多舔个几圈女友会把背弓起来好像高潮一样的颤抖。 没想到我才画个两圈,妹妹就弓起背开始颤抖了。 妹妹比女友敏感吧!我继续舔着妹妹的乳首, 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妹妹的脸颊我想女友喜欢的动作, 妹妹也许也喜欢吧!妹妹身上有股淡淡的清香 我最后稍稍用力的亲了乳首最后一下我想继续下一步了。 妹妹好像松一口气的停止了颤抖,我抬头看了妹妹的脸一下, 看到了妹妹眼角有泪脸红通通的。 和妹妹的眼神交会了一下,妹妹竟然哭了起来『讨厌…讨厌啦!……怎么会…怎么会….这么…舒….』我温柔的亲了妹妹的脸颊, 然后脱下了妹妹的裙子。 才发现妹妹竟然没有穿内裤!我直接就看到了妹妹有着不多不少的阴毛, 和已经湿淋淋的粉红色小穴。 妹妹彷佛回过神了,『啊!』又开始挣扎『不要…不要啦!』要把我推开。 我对准小阴核直接亲了下去,用舌头画圈、轻轻吸吮。 『不要…不要啦!』妹妹用若有似无的力气, 试着要推开我的头。 我开始用舌尖对妹妹的小阴核,轻轻的勾、轻轻的挑。 『不要……嗯…..嗯….啊….』妹妹已经开始随着我挑逗小阴核的频率, 小小声的呻吟。 妹妹也用柔软的大腿夹着我的头,也随着我一次一次的挑逗, 一松一放。 甚至妹妹开始扭动臀部,把小阴核向上顶,好像在要求我给她更多的快感。 『啊….我快要到了…啊…可以再快一点…』我加快了舔动的速度, 并把手往上伸抚弄着妹妹的胸部。 『啊……啊……』妹妹拱起了臀部,因为高潮而颤抖着。 但我的舌尖并没有因为妹妹高潮,而移开妹妹的小阴核。 而是继续用舌尖抵住,妹妹那已经完全立起来的小阴核, 继续对妹妹小阴核轻柔的画着小圈轻柔的上下舔动。 『啊……啊……够了…嗯…啊…啊….』才刚高潮的妹妹再度拱起了臀部, 并把小阴核紧紧的压在我的舌尖上。 直到因为再次高潮而颤抖,我的舌尖离开了她的小阴核, 妹妹才一边颤抖着、一边缓缓地放下她的臀部。 我可以看到妹妹的胸口因为连续两次的高潮而不断的起伏、喘息。 我温柔的拥抱了妹妹一下,并亲吻了她的额头一下, 『嗯…嗯…』妹妹似乎还在高潮的馀韵之中。 我脱下了内裤。 露出了已经胀得不像话的的老二,上面沾着因为兴奋而分泌的润滑液, 闪闪发亮。 我把老二在妹妹湿淋淋的小穴口前,摩擦了几下。 妹妹扭动了身子似乎还没意识到接下来她会接受到的欢愉。 看妹妹闭着眼睛,小脸蛋还红通通的。 我抱着妹妹,再度吻上了她的双唇,缓缓的把老二滑进妹妹的小穴里。 接着我感受到了那处女的象徵,妹妹也张开了双眼, 像是在说『不会吧!』我一用力就突破了进去。 『呜!』妹妹呜了一声。 我感觉的道妹妹的小穴很温暖,因为已经很湿了, 进去的很顺利并不会太紧。 当我把老二整根没入妹妹的小穴时,小穴收缩了几次, 温柔的按摩着我那被紧紧的包裹住的老二。 让我差点就要射在里面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把想射精的慾望忍了下来, 才开始慢慢的抽动。 妹妹似乎很紧张,一只手紧紧的搂着我,另一只手上还是紧握着那件粉红内裤。 我在妹妹的耳边轻声说: 『你让我感觉很舒服喔!』, 并渐渐的加快抽送的频率。 妹妹什么也没说,只凝望着我一下,又满脸通红的别过眼神。 妹妹小穴那满满温暖,只让我觉得随时要爆发了。 我开始每抽送三次加重一次抽送的力道。 妹妹也开始随着我的频率,扭动着臀部。 在我加重力道的那一次,也开始听到妹妹轻轻的嗯哼声。 我感受到妹妹的小穴变得异常温暖,小穴的内壁开始紧紧的收缩, 我也觉得我快要爆发了。 我开始快速的抽插,妹妹也紧紧的搂着我,抬高臀部配合着我的抽送。 『啊…』我感觉到小穴中一股暖流袭像我的龟头, 妹妹颤抖着紧紧抱着我。 我也感到脑中一片空白,我想抽出来射在妹妹的身上, 却因为被妹妹紧紧抱着我抽出来时已经来不及了, 磙烫的精液满满的射在小穴口与大腿上小穴口还混杂着一些血迹。 这时,我又听到了大门有钥匙正在开门的声音, 一定是我的女友回来了。 我赶紧抽了几张卫生纸,替妹妹清理干净,拿起我的裤子, 火速关上妹妹的房门跑向女友的房间。 才刚进房门, 就听到女友在问: 『小襄?你在家吗?仲谦在家吗?』, 我赶紧回应: 『我今天下午的课停课我就先来了, 你妹妹好像有点不舒服现在好像在睡觉。 』,女友听到妹妹不舒服, 很担心的问: 『小襄不舒服?』我听到女友敲妹妹房门的声音, 女友很着急的问: 『在睡觉吗?要请仲谦带你去看医生吗?我可以进去吗?』糟糕 万一女友进房门听妹妹说我今天做的好事我就完了。 正想要出去阻止女友进房门的时候, 就听到了妹妹房门传来小声的回答: 『姊, 我没有不舒服…我只是昨晚赶报告…很晚睡…现在想补眠一下…仲谦误会了啦…』听到妹妹帮我解围 真了松了一口气。 女友: 『是吗?那好好休息吧!姊,不吵你啰!』然后就看到了女友笑容满面地出现在房间门口, 身后还藏了一个东西。 女友神秘地说: 『今天有小礼物喔!』从背后拿出了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 女友说: 『抱歉让你憋那么久,我买了口交专用的巧克力酱喔, 不会太甜号称低卡无负担喔。 』的确是女友会想买的商品,女友最喜欢的前戏就是替我口交, 她说看我很舒服的样子会让她感觉很幸福。 『小襄要休息,不会有人打扰,今天我们来爱爱吧!我也好久没…』女友说着, 已经在脱我才刚穿上的裤子。 『欸!不是说好要忍耐的吗?你刚刚打了一枪?』正要张口含我老二的女友瞪了我一眼。 『还不都是你,要我忍耐,然后房间还这么香…进来就慾火焚身啦!』我赶紧回答。 女友紧紧的握了一下我的老二, 说: 『现在不就来帮你了吗…等一下如果射不出来…我可不饶你喔…我说要让你一滴不剩的』就张口把我的老二含了下去, 女友用舌头轻轻的在我的龟头画圈我感觉到刚刚才射一次在妹妹身上的老二在女友的口中渐渐胀大。 女友朝我笑了一下,开始吸吮着老二,做着活塞运动, 有几次都快要含到老二的根部了天啊!真的很舒服, 脑袋快一片空白了。 女友突然瞪了我一眼,把我的老二吐了出来, 说: 『你今天比平常大喔…我都…快要含不进去了…』『其实有点精液味道含起来 感觉还不错…我下面都有点湿了…我们来是是这个巧克力酱吧!』女友说着 就把巧克力酱全都挤到了我的老二上有点凉凉的感觉。 『卖我的老板说要冷藏,我没时间冷藏,但应该还凉凉的吧…』女友用手指沾了一点, 放到口中 说: 『嗯,这样的甜度我喜欢。 』然后女友用食指和拇指,圈住我的老二根部, 晃动着我的老二贼贼的看着我,说『李先生, 你怎么把小弟弟弄得那么脏啊!要不要求我帮你弄干净呢?』另一只手则伸进我的上衣, 轻轻的逗弄着我的乳头。 我用着诚恳的眼神说: 『可以帮我吗?我最最亲爱的老婆, 我快要忍不住了!』『甜言蜜语不够喔!还要有表示喔!』女友说着 边脱下了她的制服裙子和天空蓝色的内裤。 女友说: 『我今天想要69,要让我满意喔!』跨坐到我脸上, 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女友的小穴已经分泌出亮晶晶的爱液。 女友的小穴也是粉红色的,但和妹妹的有些微不同, 女友的红比较鲜艳。 姊妹俩的阴毛则都是一样不多不少。 我伸出舌头浅浅的插进女友的小穴里,把里面的爱液都刮出来, 还故意吸的啧啧作响。 然后用沾了爱液的舌尖开始挑逗着女友的小阴蒂, 我若有似无的在小阴蒂上画着一个又一个的圈 『嗯…』女友嗯哼了一声似乎很满意目前的频率。 她也伸出舌头舔像舔棒棒糖一样的舔了我的龟头一下, 这巧克力酱里面不均匀地分部着许多圆圆的小巧克力球 女朋友每舔一口就带动着这些小巧克力球按摩着我的龟头, 喔!老天啊!这情趣巧克力酱还真是舒服。 我稍稍的加快了舔着小阴核的频率。 女友移动了一下臀部,让小阴蒂可以接触到更多我的舌头, 继续专心的舔着我的龟头。 当龟头附近的巧克力酱被女友舔干净后,女友用舌头在龟头上, 画了几个圈稍微用力的吸了我的龟头一口,把口水和我的润滑液吸得干干净净。 接着开始从老二的根部含上来,把其他的巧克力酱从根部往龟头刮上来, 我感觉到小巧克力球不断的翻磙按摩我的老二 女友把其他的巧克力酱全都聚集到了我的龟头附近。 女友口中的巧克力酱因为口水的关系,已经有点液化不再那么浓稠, 让女友的舌头能轻松的搅拌着口中的巧克力酱 刺激着我的龟头。 『啊…』这从没体验过的感觉,让我叫了一声, 老二还抖了一下。 我想现在女友的表情一定是一副『嘿嘿,很舒服吧!』的表情, 最后女友把混杂着我因为兴奋而分泌的润滑液的巧克力酱 全部吃了进去。 还意犹未尽的在我的老二上又吸又刮。 现在我的龟头红通通的,老二上的青筋浮凸, 我现在好想狠狠的插入女友的小穴。 我这时,加快了挑逗小阴蒂的频率与力道,时而上下舔动, 时而来回画圈女友的臀部已经,开始微微的颤抖。 女友很贴心,绝对不会在69的时候,把所有的重量压在我的脸上。 但现在我能感觉的到她很想把小阴蒂狠狠的压在我的舌头上, 又感觉的到她很努力的不让太多的重量压在我的脸上 大腿因为用力抵抗向下压的慾望而颤抖着。 我主动的搂住女友的腰,让我的舌头能紧紧的舔着女友的小阴蒂, 我可以感觉到女友的身体开始紧绷小穴口开始微微的收缩, 女友快要高潮了。 我开始加快我舔动的速度,女友把我的老二含到了口中, 用力的吸吮着我感觉到女友全身紧绷的颤抖着, 我则用舌尖紧紧的抵着女友的阴蒂直到女友停止颤抖, 无力的倒在我身旁。 我亲了女友的脸颊一下, 搂抱着还在喘息的女友说: 『老婆, 你刚刚帮我口交的很舒服喔!只是现在它还翘着呢!我有这个荣幸让你享受更舒服的感觉吗?』女友挪动了一下臀部 用一种又爱又恨的表情看着我示意着我可以插入。 通常女友刚高潮完会特别敏感,如果在高潮馀韵还没消退时, 再度刺激这次的高潮会攀向更高的高峰,这感觉令人又爱又怕, 所以女友才会一副又爱又恨的表情。 正当我调整好姿势,龟头在女友的小穴口,正要插入女友温暖的小穴时。 我看到了我们的房间门,被开了一条缝,门外的人正是妹妹, 她似乎已经偷看一阵子了。 她现在穿着那套粉红色睡衣的上衣,却没穿那套睡衣的裤子, 似乎没有穿胸罩可以从上衣就看到因为兴奋而立起的两颗乳头。 手上还拿着那件粉红内裤,妹妹看到我在看她, 向我吐舌头扮了一个鬼脸,用手势叫我继续。 女友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肩膀,困惑的看着我, 好像在困惑我动作为什么停下来了。 我亲了女友额头一吻,然后把老二缓缓的滑入女友的小穴里, 直到整根老二都被女友的小穴紧紧包住。 女友幸福的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我可以感觉到女友的小穴正在有频率的收缩着, 似乎在期待接下来的欢愉。 我开始缓缓的抽送着,一只手则解开了女友的制服上衣, 和她天蓝色的胸罩。 女友的乳头也是比妹妹稍回偏红的粉红色。 我一口含住了女友的乳头,配合着我抽送的频率, 我用舌尖在女友的乳头上轻轻的画着圈。 我的角度可以看到妹妹坐在我们房门外的地板上, 她现在一只手伸进上衣内爱抚着爱抚着我含着她姊姊的那一侧的乳头。 另一只手用我今天自慰的那件内裤按摩着她的小阴核。 也许是看到我在看她,妹妹竟然掀起了她的上衣, 露出了那两颗乳头还用手指挑逗着自己的乳头。 那景象真的很漂亮,我不自觉得加快了抽插和舔乳头的频率, 我感觉到我的老二比平常还要粗、还要热。 我突然感觉到我身下的女友在扭动着身躯,并不断发出『啊…啊……』的呢喃。 还不时跟随我抽插的频率,挺起她的臀部,并微微的颤抖着。 女友细致的双手紧紧地抓着被单,紧闭着眼睛, 口中呢喃着『啊…快…..快….』。 我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我看到门外的妹妹,也加快了按摩阴核的速度。 现在我的脑筋一片空白,我只感受的到女友温热的小穴, 温柔的将快感经由老二扩散到我的全身。 我感觉到女友的小穴内,袭来一股热流,女友拼命的挺起臀部, 不断的颤抖着。 我还没停止抽送,门外的妹妹也闭上眼睛,纤细的手指正不断的加快刺激阴核的速度。 还差一点,我直觉的继续加快抽送的速度, 我向正在高潮的女友喊道: 『我快要了, 我还差一点我也快要到了!』我现在也顾不得女友还正在高潮中, 只是不断快速的抽动女友也无法顾虑到音量了, 大声的喊出『啊..啊…啊….』的淫叫声。 突然女友将双脚紧紧的夹住我的臀部,将我的老二推送到小穴最深的深处。 女友小穴紧紧的吸住我的老二,袭来一阵热流, 暖暖的袭向我那胀红的龟头我也很狠的将磙烫的精液, 满满的射进女友的子宫内。 女友『啊』的一声,放松了下来。 我也无力的趴在女友柔软的身上。 门外的妹妹也正在闭着眼睛享受着高潮。 女友温柔的看着我说: 『你今天老二真粗, 真不懂得怜香惜玉我都快要上天堂了!』女友用纤细的手摸摸我的头, 说: 『老公我有点累,可以让我小睡一下吗?』我也感到有一股疲倦感, 连老二都还没拔出来就抱着女友睡着了。 睡了一会,房间暗暗的,大概已经晚上了吧!贴心的女友已经替我穿上了内裤, 并盖好被子了。 听到厨房有人在炒菜的声音,大概是女友吧!就读餐饮科的女友, 除了做爱大概最爱的事情就是做菜了吧!正所谓『食色, 性也』?通常我先来这里等女友女友回来时, 都会带着在学校做的菜给我和妹妹做晚餐。 『说是可以省钱、省瓦斯,才能买些情趣用品…』只有几次, 才会回到家里才煮。 妹妹的放学时间比我们两个都晚。 平常我们都是吃饱之后,把饭菜留在桌上给妹妹吃, 就进房间了。 所以今天我才没有想到妹妹会突然回来,还做了很糟糕的事。 想想今天下午发生的事,老二稍稍的硬了起来, 等等晚餐后不知道女友还想不想温存一下。 这时房门突然打开了,暗暗的看不太清楚是谁, 她用摇了摇我的肩膀。 『呃…你还在睡吗?…姊姊说再十分钟就可以吃饭了!』原来是妹妹来叫我吃饭了, 妹妹又摇了摇我的肩膀似乎在试探我起来了没?看我好像没反应, 妹妹坐到了床上轻轻的拍了我的脸颊两下,说『唉, 我和你上辈子一定是冤家…』然后我感觉到一张柔软的嘴唇 印到了我的嘴上是妹妹在亲我?妹妹亲了几下, 我几乎能感觉到妹妹的脸颊因为害羞而发烫。 我那好色的老二又再度挺立了起来。 我又感觉有一只手隔着被子,轻轻柔柔的放到了我的胸口, 慢慢的往下滑滑到了被子被我了老二鼓起来的地方。 妹妹的手停了一下,她好像扭动了一下臀部, 又吻了我一下。 竟然开始隔着被子,缓缓地摩擦着我的老二。 我的天!真的好舒服啊!要我直接射在内裤上我都愿意。 因为真的很舒服,我的气息越来越重,感觉自己浑身发烫。 妹妹也许注意到了我的气息加重,她掀起了被子, 把那温暖柔软的手伸进了我的内裤里握住了我的老二。 我了老二迫不及待的分泌了一堆润滑液,妹妹把手掌心沾满了润滑液, 轻轻的套弄着我的老二。 还不时用食指在我的龟头上画圈。 天啊!我想就这样射在她的手上,她那温暖又柔软的手上。 在我准备要冲刺,开始准备要射精的时候,我的内裤被拉了下来, 一个更温暖的触感包覆住了我的老二。 口交,妹妹在帮我口交吗?也许是第一次口交, 妹妹只是单纯含住老二用嘴唇紧紧的箍住我的老二。 她似乎不敢用舌头碰我的老二,但我的老二不算小, 含着的时候舌头还是会不小心的碰到我的龟头。 我是多么期待她用舌头紧紧的抵住我的龟头啊。 正因为这样的期待,她又这样要碰不碰的,我每被碰到一次的刺激反而更加强烈。 几次之后,她的舌头突然在我的龟头上画了一圈, 我所有的忍耐马上溃堤磙烫的精液开始毫不保留的射入了妹妹的口中。 妹妹吓了一跳,想赶紧把嘴离开,却反而让脸上和头发都沾到了我的精液。 妹妹似乎想要吐出口中的精液, 这时我女友却在厨房喊着: 『饭快好了喔!可以吃饭了!仲谦起来了吗?』妹妹又吓了一跳, 我听到咕噜一声该不会吞了下去吧, 妹妹回答道: 『好!知道了!仲谦还没起床!』我这时小声的和妹妹说: 『啊…那个…我醒来了!』妹妹傻了一下, 我坐起身来打开了身旁的床头灯,抽了些卫生纸帮妹妹清理干净后。 搂住了坐在身旁的妹妹, 对妹妹说: 『今天下午真的很对不起你!』妹妹转过头来望着我, 缓缓地说: 『其实你和姊姊在做爱的时候 我…我都会听着你们的声音自…自慰。 』讲完这个词,我可以看到妹妹的脸蛋,羞红了起来。 『有些时候…我会幻想自己和你做…做那件事』妹妹别过眼神, 但悄悄的牵起了我的手。 『只是以前都只是幻想…没想到…真的和你做…做…会这么舒服…你不用说抱歉』我可以感觉到在我怀中的妹妹, 因为害羞而发热。 我轻轻的抚摸着妹妹的头发,吻了她的额头, 说: 『我还是要和你说一声抱歉 我也很对不起你姊姊…』妹妹握紧我的手说: 『好吧!如果要我接受你的道歉, 那你就要答应我要和我姊姊长长久久喔!之前我姊姊遇到的男人都不事什么好东西 我很爱我姊姊也不希望她受到伤害,我也很喜欢你…。 』『只要你答应我,我想我有办法让姊姊不生气…还有…只要你和姊姊长长久久…我才有机会偶尔找你补偿我一下嘛…也许我还能让姊姊同意我们三个人, 一起做那件事喔!』妹妹淘气的看了我一眼坐起身来, 大声的说: 『姊姊仲谦醒来了,我们马上就出去吃饭了。 』在走出房间门的时侯我问了妹妹一个问题: 『今天你怎么没穿内裤呢?』『昨天晚上赶报告….今天早上睡过头了…急急忙忙的出门…所以忘记了…』妹妹说。 『那也不会忘记内裤吧?』我说。 妹妹捏了一下我的老二, 扮了个鬼脸说: 『我习惯穿睡衣不穿内衣裤啦!才会不小心把内裤忘在床上, 被你这个大色鬼拿去做坏事!还有你这个大色鬼 在人家高潮的时候把小弟弟拔出来害人家还忍不住偷看你们做爱!如果你再问问题, 我就不想原谅你了啦!』然后就咚咚咚的跑到了客厅。 到了餐桌, 女友很开心的问我: 『睡得还好吗?』我还没回答, 妹妹就回答了: 『叫都叫不醒睡得和猪一样, 一定睡得很好啦!』我尴尬的搔了搔头望向女友, 说: 『对不起…睡得太好了。 』女友有点惊讶的看着小襄, 说: 『平常你不是对仲谦爱理不理的, 今天怎么会欺负他了呢?』妹妹回答: 『谁欺负他啊!是他先欺负我的!他…他睡得像猪一样很讨厌!』女友望着我 我耸了耸肩 女友说: 『好啦!都是仲谦的错, 晚点姊姊再狠狠的修理他好不好』『来吃一块宫保鸡丁。 』女友夹了一块宫保鸡丁到妹妹的碗里,然后对着我说『猪头仲谦自己夹。 』晚饭的菜色有宫保鸡丁、塔香茄子、韭菜炒蛋、炒高丽菜、黄瓜汤和一道凉拌秋葵。 她们姊妹俩坐一侧,我坐在我女友对面。 『谢谢,姊姊,我看一下新闻喔?』妹妹说完, 把菜夹得满满一碗就跑去客厅,专心的看着电视新闻。 女友看妹妹去客厅了,也替我夹了一块宫保鸡丁, 对着我说: 『妹妹一直以来都念女校从小就不太会和男生相处, 可是私底下和我相处是相当淘气的妹妹。 今天愿意开你的玩笑,也许是代表她认同你了。 我一直很担心这个妹妹,以后交男朋友会被欺骗, 也许你可以多陪陪她让她习惯与男生相处的模式。 还有刚刚,做菜站的腿好酸喔!借我跨脚一下喔!』女友也露出了一个淘气的表情, 还没等我回答就已经把脚放到了我的大腿上。 女友做的菜真的很好吃,如果能和这样的女友结婚真的很幸福, 我觉得我说甚么都不能让我女友伤心。 也许要抓住老公,要先抓住他的胃,这句话真的不无道理。 女友看我吃的津津有味, 笑眯眯的问了我一句: 『好吃吗?』我满嘴的饭菜只能点点头来回答。 女友说: 『凉拌秋葵听说…对男生那里很滋补喔』我感觉到女友的脚丫踏到了我的老二上, 隔着裤子轻轻的摩擦着它。 。